TT

不跑了 跑不掉了

[邬松]缠着我的小可爱生气了怎么办 完结

“那我放开你会不会反悔。。。”
“反悔什么?我还没同意呢!”
“。。。那我不放开了。。。”说着邬童又加紧了力度,环住班小松的腰不放。“我喜欢你,特别喜欢。”
旁边的同学已经拿出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了,“诶呀邬童,你快放开,他们在拍照啊!”班小松脸红着扭捏着,在旁人看来怎么都是一副欲迎还拒的模样。
邬童怕班小松真的生气,便松开了手。但还是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完全没了平时月亮岛校草的气场,拉着班小松的手,祈求式的目光盯着小松看。
“。。。。。像一只傻金毛一样”班小松忍不住吐槽着。
“那你要不要养一只。。。”
“你说什么?”班小松明明听清了还要问一次,天啊这还是自己喜欢的邬童吗?高冷男神哪里去了?回答我!!!!
“。。。。。。汪”邬童小声地汪了一声,随即脸红着又抱住了班小松不撒开。
!!!邬童竟然学汪星人叫!!!!我的天!!班小松此刻被抱着也没有反抗,只是觉得好笑。不由得憋着笑。双手拍了拍邬童的后背,回抱着他。
“好啦,松哥要你啦。”听到这句话邬童才从耍赖中脱离出来,慢慢松开班小松,脸涨的红红的,“那个 。。。。有点热,我要出去透透气。。。”
班小松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变得羞涩的大男孩,稍微抬起脚上前亲吻了一下有些发烫的脸颊。“邬童,我喜欢你”班小松闪着亮亮的眼睛,甜甜的。
“我也喜欢你,特别喜欢,而且。。。一直喜欢。”
“那你还说过不喜欢我”班小松突然撒开抱着邬童的手,佯装生气的样子,转过身去。邬童可怕死了松宝宝再生气,立即从身后抱住小松。“不是的小松。。。你听我说,是我错了,我已经改了。。你不要生气。”
“你以后不许和那个邢姗姗联系。”小松还是背着他,佯装生气地说。
“不联系不联系,我现在就把她删了。”说着邬童就掏出手机,绕到班小松的面前,“你看,小松,我真的删了啊。。对不起,你别在生气了好吗?”
“。。。。哼”
“小松。。。。对不起。”
”那天我根本没伤到她。”
“我知道的。。。其实我当时就知道是她胡闹了。。。”邬童停顿了一会儿,“小松”一双桃花眼缓慢地抬起来,不见平日的犀利,却多了一份深情,“你太美好了,我不敢面对你。”
“。。。。傻瓜才信”
邬童牢牢地抱着傲娇的班小松,“让我慢慢证明给你好不好。”
“。。。那你要对我特别好才行。”
“一定。”

从那之后,宠松狂魔就彻底上线啦。终于意识到自己感情的邬童放下面子去追回了班小松,这对邬童这个人设来说可真是个难事。现实生活中的人也是一样呢。喜欢还要什么面子,喜欢就强 奸啊~

这个小短篇就结束了,谢谢看文的小仙女们,也希望得到你们的宝贵意见,接下来打算开一个凯源现实向的长文,一辈子的那种,有虐又甜,但携手相爱了一生,起名叫。。。嘿嘿明儿再说。

[邬松]缠着我的小可爱生气了怎么办 05

(五)
“叔叔阿姨,我喜欢班小松,特别喜欢。”
“啊?…….”
“………”
松爸爸松妈妈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童宝宝啊….我们好像没太听懂…你说…什么?”松妈妈试探着问。
“叔叔阿姨,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
“….这个我们倒是可以接受…可是邬童啊,小松他…你们俩什么时候开始的?”
“阿姨….我会照顾好他的…我…”邬童其实不擅长表达,这会儿那张骄傲的脸写满了隐忍和委屈,他低下头,握着拳。不再继续说下去。
“好孩子….没关系的,来这边坐….”松爸爸拍着邬童的肩膀,两人一边一个的坐在邬童身旁。
“其实自打你转学过来啊,我们就感觉到小松有点不一样了,这孩子每天上学都很开心呢。起初我们以为是谈恋爱了呢…..”
“现在看来也果然是谈恋爱了啊….”松爸爸打趣着。
“你别乱说,孩子紧张呢”松妈妈用胳膊碰了碰爸爸。
“童宝宝呀,我们也很喜欢你的….只是小松他,你们最近好像吵架了?”
“嗯….是我错了,我之前没意识到其实我是喜欢他的…..我,不知道自己喜欢男生….”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童宝宝,这样,叔叔阿姨帮你谈谈,好吗?”
“……谢谢叔叔阿姨..”
松爸爸松妈妈把邬童送回家回来的路上还是松妈妈先开口打破了沉默,“我们松宝宝竟然招男生喜欢…..”
“其实松宝宝应该是喜欢邬童的….邬童这孩子,血气方刚的,确实不错….”
“难怪儿子每天都在家里夸他们棒球队的邬童多帅…..”
“我们回去和儿子谈谈吧。”
 
“松宝宝呀,吃点水果。”松妈妈推开门看见班小松正埋着头趴在桌子上。
“怎么了,儿子不开心啊?”松爸爸也一同走了进来。
“儿子,是因为邬童吗?”
“……爸爸,如果我喜欢上了男生,你会骂我吗?”
“男生女生都没有关系,只要我们松宝宝开心呀,爸爸妈妈就一定帮你追到手。”松妈妈赶紧把水果放下,拍了拍班小松的肩膀。
“可是他不喜欢我…..他超级好的…”
“儿子啊,是不是邬童?”
“……..嗯”
“邬童很帅的啊,松宝宝,爸爸觉得可以。”
“可是他不喜欢我….”
“诶松宝宝,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他不喜欢你的呀,妈妈看刚刚吃饭的时候明明是你不理他的呀”
“不是的….他亲口说过不喜欢我…..我转学也是因为不想再见到他了….”
“儿子,邬童这孩子只是脾气急了些,说不定是气话啊,而且就算他不喜欢,但我们可以追啊!明儿妈妈就给你做爱心早餐送给邬童。”
“就是啊儿子,咱们不能碰到一点挫折就放弃了啊。”松爸爸和松妈妈两人一唱一和的安慰着小松。也可算是弄明白了儿子这两天的反常是怎么回事。
“爸,妈。你们俩不生气吗,我喜欢男生…
“生什么气,爸爸妈妈永远和你统一战线!”
“……不是打仗,是要追他。”
“乖宝宝,快洗个澡睡觉吧,明天妈妈给你绝密武器。”
安慰班小松只需要一句话。果然,松爸爸松妈妈这么一说,班小松立刻重新燃起了斗志,似乎把那天邢姗姗的事忘在了脑后。
 
“看来我们儿子很喜欢邬童啊…”退出班小松房间的松爸爸感叹着。
“好啦只要儿子开心就好。”
第二天早上松妈妈包好一盒早餐,美名曰爱心包子,让班小松带给邬童,班小松早早地来到教室里独自一人坐着,心里有些紧张。一会儿,同学陆陆续续走了进来,进了一半左右,邬童也走了进来,说来你可能不信的,班小松觉得邬童走路真的带风的,因为他没抬头都知道进来的人是邬童。
“小松早啊。”邬童还和往常一样,把早餐放到班小松的桌子上,本以为班小松会还给自己的,可班小松顺势塞到了书桌里,还拿出了一个盒子。
“那个….邬童…这是我妈妈做的早餐。你要不要尝一尝…”班小松低着头把盒子递给邬童,没有抬眼看他。
“要要要!”邬童抢过盒子,像是谁要和他抢一样。拿过盒子就迫不及待得拿起包子塞到嘴里,腮帮子塞的鼓鼓囊囊的,一边含糊不清的说“好吃好吃,特别喜欢….”
“……傻死了”班小松用关爱傻子的眼神看着邬童,还给他拧开了一瓶水,“慢点吃吧….又没人和你抢。”递给了他。
“….”邬童好不容易把嘴里满满的东西咽下去,喝了一口水。一把抱住了班小松。
“邬童!你干嘛!这么多同学在呢!”
“小松,你别再不理我了….我好喜欢你啊….”
“诶呀知道了知道了….你快放开…”

[邬松]缠着我的小可爱生气了怎么办 4

(四)
“我们也不太清楚,孩子坚持,儿子从来很听话的。这次却怎么劝也不听....”
嗡的一声,邬童觉得头脑发黑....班小松要转学?
“班小松!!!”邬童没来得及换衣服就跑回教室里,只剩下几个同学在淅淅沥沥地收拾着东西,这一声惊到了教室里所有同学都停下手里的动作看他们。
“干嘛?”
“你为什么要转学?”
“不关你的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班小松,当初可是你缠着我进棒球队的!如今你就这么撒手不管了?”
呵,在邬童说完怎么不关我的事之后,还有那么那么一瞬间班小松以为邬童终于放下他的面子要说出点什么....结果,呵。
“我缠着你你就要加入吗?那我现在让你滚,你滚吗?”
“........”邬童皱着眉,他从没有受过这样的气。眼前的这个人,似乎一直特别知道怎样让自己生气,从打认识他开始,就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扰乱自己的生活,改变自己的个性和习惯......可自己竟然不生气,还....甘之如饴。
“小松.....”邬童双手扶着班小松的肩膀,“你到底为什么要转学?”
班小松扭着身体挣脱开邬童抓着自己肩膀的手,“放开! 不管你的事!”
“班小松,你的一切都关我的事。我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那种。”
“哇哦!哇!”六班的教室开始沸腾,仅剩的几名同学都围了过来,“男神表白了!”
“在一起!在一起!”
“走开!”班小松吼了一声,把自己桌子上摞的书都推到地上,转身黑着脸走出教室。
邬童刚要蹲下捡书,“男神快去追啊,这里我们帮着收拾吧。快去啊!”
看着神助攻的同学,邬童说了声谢谢就追了出去。要知道,以前邬童可是连谢谢都不会说的。
这么一会儿,班小松这只小兔子跑哪去了?邬童找不到班小松,也知道就算给他打电话他也不会接的。邬童去车库也没找到小松爸爸的车,估计是回家了吧?
邬童赶到松爸爸的面馆,看到班小松一家正在吃饭。
“诶呀,童宝宝来啦!吃饭了没有?阿姨给你那一套餐具哈”
“来来来邬童快坐,正好饭菜刚做好。”
“.........”班小松的脸黑成了石头。“爸,他可是太子爷,吃不惯我们这些粗茶淡饭的。”
“诶儿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再说我们家也不是粗茶淡饭的呀。快来,邬童。”
拗不过松爸爸的邬童就坐在了桌子前,“谢谢叔叔,我最喜欢吃阿姨做的饭了。”
“恩,看看邬童多乖,儿子你要学着点啊。邬童,小松平时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没有的叔叔,小松很照顾我,都是因为他我才更喜欢打棒球了呢。”
“诶哟真的呀,多亏了你,小松在家经常提到你呢,说你投球的时候超帅哒”
听到这,班小松有点脸红,“.....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他只能埋着头扒着饭,听着邬童聊天,可笑,他什么时候变得性格这么好了。
“我吃饱了。”班小松放下碗筷,转身就上楼回到房间。
“诶松宝宝,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啊。不好意思啊邬童,小松平时不是这样的,最近一段时间不知是怎么了。你见笑了啊。”
“阿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好像就是上次输球了之后吧,回家还哭了呢....”
“这样啊。”
班小松还喜欢我,邬童可以确定。
“叔叔阿姨,我有话想和你们说。”
“什么?”松爸爸收拾完桌子后走过来把手搭在松妈妈的肩上,两人一同看着邬童。
邬童神情逐渐严肃下来,“叔叔阿姨,我喜欢班小松,特别喜欢。”

[邬松]缠着我的小可爱生气了怎么办

(三)
“邬童!谁让你进来的!你私闯民宅!我要告你啊!”
“不不不,小松你听我解释,阿姨说你在做作业,我就上来找你了...没想到”
“我不听,你闭嘴!”
“小松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只是想来找你”
“闭嘴!你来找我干什么?你凭什么来我家找我?邬童,你不是说不喜欢我吗?那你滚开啊”班小松又害羞又生气,正值青春期的男孩子,本来就是很要面子的啊,更何况进来的这个人是邬童,.....自己曾经那么喜欢的那个不可能的人。
“小松.....”
“你走开好吗!你别来烦扰我,是啊,我曾经是喜欢过你,但我现在不喜欢了,在你挂我电话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心和你没有任何瓜葛了!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班小松!你说够了没有!”邬童打断班小松的气话。“对不起....我把浴巾放在门口了,你伸出手就拿的到。小松,你别生气。我先走了。明天学校见。”
说着邬童就深呼吸了一下,跑下了楼。“诶童宝宝,怎么这就走了啊?”
“是的阿姨,我只来借个作业。”
“童宝宝脸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真的冻到了啊,阿姨给你找一件外套再走啊。诶哟,松宝宝也真是的,都不知道下来送一下同学。”
“阿姨不用了...”
松妈还是硬塞给邬童一件外套把他送出门口,“童宝宝常来玩啊。”
“谢谢阿姨,阿姨快回去吧。阿姨再见。”
“现在的男孩子怎么都怪怪的哦?是不是叛逆期哦?”松妈妈看着邬童的背影念叨着。
抱着班小松的外套,原来夜里天气真的很冷的,邬童面颊通红,脑海里充满着刚刚的画面。同样是男孩子,他班小松怎么这么美的?
......我大概是病入膏肓了。
“小松,对不起,你别生气了。”回到家的邬童先冲了一个冷水澡,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随即就给班小松发了个微信。
过了很久,手机才嗡地震动了一声。
“我没生气。”
“我说的都是事实。”
 
“我知道了。”
“对不起啊”
“你早点睡吧”
“晚安”
邬童回了微信,说不出的心情凝重,一夜都翻来覆去睡不着。第二天顶着严重的黑眼圈上学,一进门看到班小松难得安静地坐在教室里,呃....眼睛有点红红肿肿的?
事实上昨晚邬童走了之后,小松就不争气地红了眼眶。自己就这么一丝不挂的被看个溜干净,当然气不过,就硬要面子地吼了他几句...可他竟然转身走了,不是应该哄自己一下的吗!算了算了,本来他心里也没有我,不是早就下定决心不喜欢他了...还想他做什么...心里这样想着,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打转,“班小松,你是一个刚的BOY,不能哭!”可第二天,小松的眼睛还是红红肿肿的。
“小松早。”邬童死皮赖脸地走过去和班小松说话,还把早餐塞到他的书桌里,班小松没说话,转过头去望向尹柯那边。过了一会儿,邬童去厕所回来发现早餐又被嫌弃地放回了自己的桌子上。
“......”这可折磨坏了暴脾气的邬童。
班小松还是没有理他,整整一天,连看都不看一眼的那种。连晚上的棒球队训练都没有来,邬童不知怎么的,连打棒球都没有心思。自己当初加入棒球队,到底是因为喜欢棒球还是因为喜欢班小松来着?
........不特么打了。
邬童想去更衣室换回衣服,无意中看松爸爸在安主任的办公室,就凑过去听了听,“这是班小松同学的学籍,到新学校后交给校方,不要弄丢。”
“好的真是麻烦您了,谢谢您”
“孩子待地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转学呢?”

[邬松]缠着我的小可爱生气了怎么办 02

(二)
有些人表面看着脾气好,可实际上认死理。班小松就是其中一个,这可给邬童下了一个大难题,从小到大,自己都是呼风唤雨的,从来都是受人拥簇,从来没人给过自己冷脸色看,可这班小松说不理,就真的不理人了,前两天还热火朝天地缠着我呢,呵,男人。
“小松,一起去吃饭。”下课铃一响,邬童立马走到小松身边,帮他收拾桌面的东西。班小松抢回邬童手里的书,自己一言不发的收拾好,连眼皮都不抬一下,“不用了,我约了栗梓吃中午饭。”说着就要转身走开,邬童伸手拉住小松的胳膊,“放开。”班小松冷冷地看都没看一眼邬童。随后就微笑着同沙婉和栗梓一同走向食堂。
“砰!”的一声,邬童踢了桌子一下,教室里的同学看到邬童火大,识相地走了出去。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尹柯在一旁戴着耳机,一边奋笔疾书地做题,一边感慨。
“戴着耳机还这么八卦”邬童白了一眼尹柯。
尹柯缓缓地把耳机摘下来,“为了看戏,音乐早就关了。”
邬童正在气头上,懒得和尹柯斗嘴,饭也不想吃,索性出去走走。
在食堂和栗梓一起吃饭的班小松,却仿佛心情大好的和栗梓,沙婉开心的聊着。
“小松,你和邬童怎么了啊?”沙婉和栗梓早就想问,两个人天天黏在一起的,(或者说是小松天天粘着邬童的),怎么突然没有交集,不说话了呢?
“没怎么啊。”班小松微笑着轻描淡写的回答。
“以前你们两个可是天天黏在一起的啊。”栗梓继续问道。
“两个大男生有什么可黏在一起的,哎呀没怎么,栗梓,明天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啊?”
“啧啧啧,我是不是应该识相的走开?”沙婉在一旁感慨着。
“要看啊,雷神3上映了诶!沙婉要不要一起?”
“那要看欢不欢迎我咯...”
“当然欢迎啊,”班小松笑着,“明天一起吧。”
“小松,你和邬童到底为什么生气啊,我看这两天邬童都在哄你呢。”沙婉犹豫着还是问出这个问题。
“没有啦,没有生气,还是好朋友。”
见班小松不想说栗梓和沙婉也不问了,邬童在食堂门口盯着班小松看,他长得这么好看,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来着?
邬童又挑了许多班小松喜欢的零食塞到小松的书桌里,可直到放学,班小松都没发现,最后被焦耳发现抢走吃了。
被班小松晾了一天的邬童又气又急,他不会是真的不喜欢我了吧?他也太善变了。自己在家做作业的邬童怎么也摆脱不掉脑海里的阴云,
“正阅读下面的文事,完成1-4题。黄山铯壁松冯骥才黄山以石奇云奇松奇名天下。然而登上黄山,给我以震动的是黄山松。黄山之松布满黄山。由深深的山谷至大大小小的山顶,无处无松。可是我说的松只是山上的松。山上有名气的松树颇多。如迎客松、望客松、黑虎松、连理松等等,都是游客们争相拍照的对象。但我说的不是这些名松,而是那些生在极顶和绝壁上不知名的野松。”
“......”这是什么鬼,为什么语文阅读也有班小松的名字?!我的天?!诶,不对,这阅读里讲松,没有班小两个字,我......
为情所困的邬童感觉十分神经衰弱。不行,我要去找他。
邬童飞速地骑着自行车到了小松家的面馆,面馆还没打烊,还能看到松爸爸松妈妈忙碌的幸福身影。等一下,幸福??我在想什么??
“童宝宝怎么这么晚来了啊,有什么要紧事吗?”松妈妈看到门口的邬童,连忙请他进来,“童宝宝怎么穿这么少啊,会着凉的。”....邬童才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想见班小松想的不得了,连外套都没穿就跑出来了。“松宝宝在楼上做作业,你上去找他吧,阿姨一会儿给你送杯热奶茶啊。”
“不用麻烦了,谢谢阿姨。”
“不麻烦不麻烦的,快上去吧,要是太晚跟家里说一声留在这也行的啊”
“谢谢阿姨。”
邬童推开班小松房间的门,咦?怎么没人?可下一秒钟,就看见班小松裸着白白嫩嫩的身体,带着水汽,用浴巾擦着头发从浴室走了出来。
..........“啊!!!!!!邬童!!!!!”
班小松立即红了脸,用手遮挡住重要部位,跑回浴室去,双手遮挡时头上的浴巾还掉到了地上,跑回去的时候小屁 股上的肉一颤一颤的,还能隐约看到前边的东西露着点头头随着跑的几步隐隐若现,尽被邬童收在眼底....
“.......”邬童控制不了下半身的硬 了。

[邬松]缠着我的小可爱生气了怎么办

班小松喜欢邬童,已经是世人皆知的事了。
在教室里总是看着邬童,一下课就笑嘻嘻地跟在邬童身边,在树洞上炫耀着写下自己和邬童的故事,还跟到甜点社陪邬童做小蛋糕。相比较,邬童对班小松的态度就像是耐心地对待一个孩子。不喜欢,也不讨厌。
班小松倒是乐观,尽管班小松总是表白,邬童总是不予回应。班小松还是乐呵呵地跟在邬童身边,还霸占着邬童不让别的女生接近。光是送给邬童的情书,班小松就不知撕毁了多少封呢。邬童看在眼里,也没说什么,毕竟那些女生的情书,本来自己也不打算看的。班小松说喜欢自己,谁知道他是不是胡闹呢?班小松像个孩子一样,最喜欢胡闹了。
直到算是邬童的青梅竹马—邢姗姗大晚上打电话给邬童,委屈巴巴地哭着:“邬童,你能来接我一下吗?”
“邢姗姗?怎么了?”
“邬童,刚刚中加和你们月亮岛的比赛你没有来,你们队长…”
“小松?他怎么了?”
“不是的,邬童…他…用棒球砸伤了我的腿。”
“….?”
“邬童,我求你…你来接我一下好吗?我的腿很痛。”
“好,我马上去。”邬童挂了电话,心里纳闷着,班小松?砸了邢姗姗?
邬童赶到球场,只有中加的几个拉拉队员陪着邢姗姗,邢姗姗确实满脸泪痕,痛苦地捂着左腿。“怎么了?”
“刚刚打球的时候小熊队的队长和我们姗姗吵了起来,说她不是你的女朋友之类的话,然后他还故意用棒球砸了姗姗的腿…”
“为什么吵起来?”
“班小松总是很凶地看着我…”邢姗姗边哭着边说,“我问他有什么事吗,他很凶地吼我…还让我不要缠着你…”说着楚楚动人地低下了头。
让女生不要缠着邬童,的确像是班小松做出来的事。可是故意砸伤邢姗姗?邬童还是不敢相信。
“好了,我先送你去医院吧.”
说着邬童把邢姗姗背了起来,刚走出学校门口,看到班小松坐在门口卖店前的长椅上自己吃着冰棍。“邬童!”
“邬童!你怎么在这啊,她怎么了?”
“小松,你用球砸到她了?”
“怎么了...不是故意砸她的...不至于这样的啊”
“班小松!你还要胡闹到什么程度!”邬童生气地大吼着。
班小松一下子愣住了,他从没见过邬童发这么大的火,站在那里不知说什么。
“邬童,不是这样的...”
“邬童,”邢姗姗打断了班小松的话,“我很疼....我们快点走好吗”
“好。”邬童看都没看班小松,拦了一辆出租车,慢慢把邢姗姗放在车上去了医院。
班小松一手还拿着雪糕,由不知所措变成双眼含泪,自己是不小心用球砸了她,可是没那么严重啊,邢姗姗当场也说没事了啊,邬童干嘛那么生气啊.....
小松红着眼圈在外边转了好久,终于鼓起勇气拨给了邬童。
“什么事?”
“邬童,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没有故意弄伤邢姗姗...我为什么要伤害她啊...”
而邬童此刻正被邢姗姗和邢姗姗的父母闹得心烦意乱,正在气头上,“班小松!因为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我不喜欢你!”
话刚一说出,邬童就后悔了。班小松在电话那天半晌没有回响。“小松你听我说...”
可随之,班小松就把电话挂断了。邬童想再拨过去,“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这边挂了电话的班小松,由委屈变成了难过,又变成了气愤。索性关了电话,自己边走着便哭了起来。回到自家面馆松爸松妈看到儿子的哭相,以为因为输了球而已,并没有很在意,就哄儿子睡觉了。
再也不理邬童了!不是因为他喜欢谁!而是他重色轻友,不分青红皂白。我才不要喜欢这种人!松哥我也是很有女人缘的呢!明天我就找女朋友!栗梓就不错!对,明天就追她!再也不要理他了!棒球队也不要他了!不行,棒球队还是需要他的!那我就视他为空气!就这样气着气着,班小松就入睡了.
第二天一早被妈妈叫醒,“松宝宝啊快起床上学了,童宝宝等你好久了。”
“什么?邬童?妈!谁让你让他进来的!”
“这是什么话,你们不是好朋友的嘛,快起来。”
“不要,妈妈我今天不去上学了!”
“胡说什么,松宝宝是不是今天生病了呀?”
.....熬不过松妈妈的盘问,班小松还是极大不情愿地起床穿好衣服,看到等在门口的邬童。连看都没看他,就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小松,我给你带早餐了。”
“我不要!”
“小松你的自行车没骑。”
“我跑着去。”
“好啊。”邬童骑着自行车慢慢悠悠地跟在班小松后面。
“你烦不烦。”说着班小松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留下邬童一个人在风中凌乱着。
男朋友生气了怎么办?哄呗。

邬松 双向吃醋 【剧情梗】


相比班小松的纠缠,邬童对班小松总是一副爱答不理的高冷模样。对此,六班同学对邬大帅哥的沉得住气和深藏不漏深感敬佩。
邬松的日常本是“诶,邬童,你快看...”
“邬童,你帮我...”
“邬童~~~”
总之,只要班小松在,就能听见邬童的大名,以及邬童高冷的回应“干嘛。”以及略为高冷的神情。
只是最近,自从会所回来,剧情发生了转变,班小松完全变了一个人,完全忽视邬童大帅哥的存在。随之而来的还有班小松一见到邬童的白眼和“哼”地一声。
邬童给他带早餐,他还给邬童。
邬童放学想要和他一起回家,他拼命地向前快速骑,差点摔在路边。
邬童叫他,他不理。一起打球的时候,班小松故意把球往邬童身上砸。
“.......我说班小松,你到底怎么了?”
面对班小松不知为何的发脾气,一向善于欲擒故纵的邬童表示实在摸不着头脑。“尹柯,小松他到底怎么了?”
“他自从会所回来...变成这样的。邢姗姗喜欢你......他该不会是.....喜欢邢姗姗吧?”
“啊?!”纳尼?!邬童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我喜欢他?他喜欢邢姗姗?邢姗姗喜欢我?这什么剧情。震惊过后,邬童越想越觉得生气,仔细想想,以前邢姗姗每次来找自己的时候小松好像确实表现的蛮在意的,有一次好像还夸了邢姗姗。
“........”邬童此刻的心情格外凝重。
“小松,你觉得.....邢姗姗漂亮吗?”邬童在中午饭堂吃饭的时候死皮赖脸端着饭盘坐到班小松旁边,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砰!班小松一下子火了!拍桌子起身大声地喊:“邬童!你不要太过分!你女朋友漂不漂亮关我什么事!”
“???”邢姗姗什么时候成我女朋友了?不过完了完了....看这个回答,小松应该是喜欢邢姗姗没差了。
“啧啧啧,男神也有今天啊...”一旁看戏的焦耳和尹柯感慨着。
“关你什么事!”邬童也气鼓鼓地走了。
这个班小松,乱点什么鸳鸯谱,自己明明这么喜欢他看不出来?每天麻烦那么多,还不是自己有求必应的?每天给他买零食,陪他练球,还要我怎么做? 再说怎么就喜欢邢姗姗了?邢姗姗你一共才见了几次?她哪里比自己好了?自己也很帅的啊!
“邬童。”一个甜美的女声在身后响起,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邢姗姗?有什么事吗?”
“邬童,吃过饭了吗,我想这个和你一起去郊外走走,放松一下心情,好吗?”
“对不起,我最近很忙。”
“邬童,我爸爸说你拒绝了他去美国的邀请,为什么呢?去美国对你来说不是更好吗?来月亮岛已经对你是很大的限制了....”
“邢姗姗。”邬童打断了她的话,“叔叔的好意,我已经感谢过了。既然月亮岛,你不喜欢,就尽量不要来了吧。毕竟,我很喜欢。”说完邬童没看邢姗姗一眼,就转身离开了。(邢姗姗:呜呜呜我也很委屈啊,我完全不知情啊。)
“班小松!”邬童刚一转弯就看到班小松躲在那里偷偷看着自己和邢姗姗,真是的,这么喜欢吗?还要时刻打探敌情?
班小松回过神来,拔腿就跑。
“班小松,你跑什么!”邬童拔腿就追。
班小松不看路,自己瞎跑跑到了天台上,没有退路,只能被追上来的邬童乖乖抓住。
“班小松,”邬童气喘吁吁地说,“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邢姗姗。”
“老子喜欢你!”班小松生气地大声吼出来,“你就只知道邢姗姗,邢姗姗!你那么喜欢她还转来月亮岛干嘛?你去追你女朋友就是了!我没有你的时候比现在更专注于打棒球!你球打得比我好,长得比我帅,又有女朋友!根本不考虑......唔.....”
邬童用吻制止了胡说八道的班小松,班小松乱挣扎一通,但被邬童锁地死死的。直到小松冷静下来,邬童才慢慢松开了他。啪的一声,班小松生气地给邬童一个耳光。
臭脾气的邬童捂着脸,把脸凑过去,“小松,再打一下这边,是不是就不生气了?”
“你走开!”说着小松就要转身离开,被邬童一只手拽了回来,抱在面前。
“小松,邢姗姗什么时候是我女朋友了?你这样冤枉人,真的好吗?”
“你放开我!现在不是以后也会是的!你们分明那么亲密!那天我在会所都听见了!你要和她去美国!”
“以后也不会是的,小松,毕竟,我只喜欢你啊!”
班小松停止挣扎,抬头看着抱着自己的邬童,“你.....”
“是啊,一个邢姗姗竟然让我们俩误会这么深啊...”邬童宠溺地看着班小松,“小松,既然我们相互喜欢....”
“谁和你互相喜欢!”
“不知刚才是谁说的...我可用手机录下来了啊....”
“邬童!”
“怎么,不是刚才喊老子喜欢你的那个班小松了?怂了?”
“在一起可以!老子才是攻!你以后要叫我松哥!”
媳妇又傲娇了.....“好好好,松哥,从今天起,我可就是你男朋友了哦。”
先答应他再说,谁是攻可得到床  上再说。邬童抱着他,心想着。

分手风波 (成年后设定 短)


其实算起来邬童和班小松一起打棒球的时间,也就只有高中那三年。高考过后,邬童去国外学了经济,要接手家族的企业。而班小松,顺理成章地进了一所体校,仍旧为棒球事业奋斗着。
说起来,班小松好像就和冠军无缘。高一输给了银鹰,高二好不容易打出了双清市,又在全国联赛中输给了一只精英队伍,连决赛都没进。高三本着最后一搏的心态,终于进了全国联赛,可惜只得了第二名。那是月亮岛六班同学第一次见到大大咧咧的班小松没忍住眼泪,哭了出来。也就是那天,月亮岛的校草,邬童,在拥抱哭泣的队长的时候,顺便表了个白。“小松,别哭,有我在呢。以后,我一直陪着你,好吗。”
班小松红着眼眶抬起头正对上邬童积攒了三年的神情,一时语塞,只顾着盯着邬童看。
邬童深沉地望着他,再一次拥入怀中,在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小松,我好喜欢你,三年了。”
从那之后,班小松虽然输了比赛,却赢了邬童。
可惜好景不长,高考之后邬童便放弃了棒球,选择了从商,四年在美国的时间,邬童只有寒暑假才能回来看小松,可每次小松又在体校训练,每次见到小松,他要么在准备比赛,要么在训练,要么,身体累的不行早早就睡着了。看着班小松的睡颜,邬童不由得想,自己不在小松身边的日子,小松确实憔悴了很多。“宝贝,等我回国,一定好好照顾你”。每次小松入睡之后,邬童都会轻轻地环着他,轻吻他的额头。
后来,邬童学成回国了,接手了父亲的公司,又凭着自己的聪明才干,在上海开了分公司,驻扎上海。班小松,夫唱妇随,在上海一所体育学校做棒球教练,仍旧从事着自己喜欢的职业,带着高中生每天训练,参加比赛。只是收入不高,不过没关系,有邬童嘛。
邬童自打和班小松同居以来,实力演绎了什么叫“宠”。每天起早亲自给小松做早餐,然后把他送去学校,自己才投入工作,再忙的时候中午也给班小松打电话,晚上总是要亲自去学校接班小松回家。班小松喜欢吃甜的,邬童可算做好了小蛋糕,变着花样给班小松做甜食吃。可是班小松怎么吃都不胖,不知道是不是平时运动量大的关系,晚上摸起来和抱起来总是觉得瘦骨嶙峋的(你懂的)。
最近一段时间,金融界很不景气。邬童经营的公司也受到了影响,邬童只能不停地开会,加班,讨论对策,甚至到处出差,忙的焦头烂额,多少有点忽略了对班小松的照顾。
邬童总是把照顾班小松的所有责任归到了自己身上,把整个家庭(二人家庭?)视为自己最重要的事。可是最近的繁忙至少持续了三个月,他已经很久没为小松做早餐了。
乐天派的班小松只感觉到了最近半年,邬童不想那样对他嘘寒问暖了。有一次他去邬童的公司找他,刚把门推开一条缝,就看到一个女人双臂环着邬童,笑眼盈盈。邬童虽没有回应,却也没有推开。班小松轻轻地关上门退了出去,晚上在酒吧待了一夜,喝的醉醺醺的,可是那晚,邬童都没有回家。
最近一段时间,班小松感到了什么是孤独。没有邬童在身边唠叨,他在上海除了一同工作的同事,球员,几乎没什么朋友,他请棒球队的队员吃饭的时候,突然发现手里刷的卡其实是邬童给的,凭借自己那点工资,根本达不到现在的生活。
这些,班小松从前都没有考虑过。
而且,他和邬童,已经好久都没做了。自打同居开始,那件事就没隔超过三天,可到今天,已经隔了12天了。
可班小松不知道的是,邬童每晚回家,都是强忍着疲惫坚持,只为了能抱着他入睡。他实在提不起来力气做其他的事情。每晚当班小松入睡了,邬童都把头埋进小松的颈窝里,感受着他的体温,自己才会安心。
 
可是矛盾还是发生了。当有一天邬童陪客户吃饭到深夜回到家的时候,他发现小松还是坐在沙发上,衣着整齐,并且收拾好了一个背包。
“小松,你要出去比赛吗?怎么没提前告诉我?”邬童酒意还没消退,忍着困倦坐到小松身边。
“邬童,我有话对你说。”
邬童看着班小松严肃的表情,笑了笑,摸了摸班小松的头,“你说。”
“邬童,我觉得我已经配不上你了。”
“什么?”
“邬童,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了吧。”
“班小松,你说什么呢?”听到了这句话,邬童所有的醉意都消散了,他一下子皱紧了眉,握住班小松的肩膀。
“邬童.....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的....”
“班小松!”邬童急了。“你到底怎么了?”
“我不想拖累你...”
“你在胡说什么啊”邬童起身直接着急地跪在了班小松的面前,双手扶着他的肩膀,“小松,宝贝,到底怎么了?你和我说好吗?”
班小松看着平时趾高气昂的邬童忽然跪在自己面前和邬童焦灼的眼神,不知该说什么好。“邬童,你起来啊...”
“宝贝,到底怎么了?”邬童焦灼的眼神里,自打班小松认识他以来,第一次含着眼泪。“宝贝,我是不是惹你不高兴了?你说出来,我一定改好吗”“宝贝,你别离开我好吗?”“宝贝...求求你....别离开我...”
班小松敢保证,这世上从来没有人见过邬童这样着急过。邬童,从不求人。
“邬童....我不赚钱。我没有头脑。我也不会体贴照顾人。我也不漂亮,邬童,我们都13天没有做了。邬童....唔”
邬童用一个吻,制止了班小松。
“宝贝,别胡说了。这几天我真的太忙了,忽略了你,宝贝,对不起。你别胡思乱想,好吗?”
邬童说着,起身把班小松抱到了床上,开始轻吻着他。“傻瓜,你以为我不想吗?还不是每天回来,你都睡得沉沉的。我哪里舍得弄醒你。”
嗯。结果大家也想到啦。凭邬童那么好的技术,班小松所有的气愤当然烟消云散啦。至于那个办公室的女人,是个误会啦。“明天一定去班小松的球队教教孩子们投球。”邬童抱着熟睡的班小松,满脸洋溢着幸福。

班小松是乖孩子了. 完结.邬松 甜

(二)
班小松又闯祸了,大家在棒球队打扫器材,他一个不小心,弄坏了价格昂贵的发球器。那可是学校著名的冷面杀手,安主任花了大价钱运来的。这不,松哥正在班里搞集资呢。可是集来集去,就他们那点零花钱,连球都不够买。
要向父母要钱吗?班小松一路走回家的路上踢着石子,丝毫没注意到前面站了一个人。Duang的一声撞在了前面人的下颌上。
“班小松,你这么笨啊!”
“诶呀邬童!怎么又是你啊!不,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
“是我怎么了。”邬童仰着下巴,仗着比班小松身高高半头的优势,盛气凌人地看着他。
“好好好,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我绕道走行了吧”说着班小松就要绕过邬童,可惜被邬童揪着衣服后边的领子揪了回来。
“你弄坏了发球器,不赔吗?”
“赔赔赔,你容我想想还不行吗,我说邬童,你是不是幸灾乐祸啊。”
“我买完了。”
“你买........什么?”
“你不用赔了,我已经买了。”
“你你你.....这还是邬童吗?”
“你要怎么感谢我?”
“你.......你你你.....”
“请我吃饭吧”
“你......”
“你不会说别的了吗?”
“.....”
“周六中午十一点见。”说完约会(?)时间,邬童就骑上自行车走了。留下班小松一个人一头雾水,一脸懵逼。
 
最近社会你松哥发现了一个人傻钱多的王老五,这个人傻钱多的,就是学校的校草,邬童。表现在哪呢?明明让自己请客吃饭,邬童却先结了账。自己平时要攒很长时间才会去吃的冰淇淋,邬童随手就给他带一份。班小松课间闹的时候摔了同班同学的iPhone18,邬童第二天就赔了一个。有这样的傻大哥当队长和班长,被管着似乎也不那么亏。可是班小松没想到的是,邬童终于在自己第1108次跟栗梓表白的时候愤怒了。
“班小松!学校不允许早恋你不知道吗!”
“可是我喜欢栗梓的事,连老师都知道了啊...”
“对啊对啊,全世界都知道了...”围观的吃瓜六班同学。
邬童不由分说地拽紧班小松,在教室里,吻了上去。
“唔.......邬......”班小松连胳膊带腿地扑腾开来,可就是使出吃奶的劲也挣脱不了邬童。
“哇.....”平时看惯了戏的六班同学看到这一幕惊讶地嘴都要掉到了地上。
“邬童!你干嘛!”终于挣脱邬童的班小松气红了脸跑了出去。
“哇.....邬童....看不出你还留一手”六班同学一副不嫌事大的样子,“啧啧啧,快去追吧”
邬童却微笑着,“谢谢你们啊。”然后追了出去。
天台上,班小松红着眼眶,蜷缩在一个角落里,头在手臂里埋得低低地。自己可是男孩子啊!邬童怎么能这么欺负人!这下好了,栗梓没戏了不说,自己也成为了同学的笑柄!
“小松。”邬童的声音从旁边想起,他走到班小松面前,对着他蹲了下来。
“你滚!”
“哟,松哥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接个吻就害怕了?”
“你简直无耻,你衣冠禽兽!”
“小松,我从第一天见到你,就喜欢你了。”
“你闭嘴!我是男生!”
“男生怎么了?社会我松哥,你这么落后啊!”
“我没有!”
“那你和我在一起咯!”
“.......”
“小松,我会一直一直对你好的。好吗,宝宝?”
“.....”
“宝宝,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说啊”
“邬童!”
“到!”
“我要当棒球队队长。”
“.....”
于是乎,月亮岛中学棒球队队长就这样变成了班小松。

老师,班小松是乖孩子了(一)[邬松]短 甜


班小松,典型的让老师头疼的学生,活泼好动,喜欢体育,喜欢和同学打闹,喜欢看课外书,唯一不喜欢的就是学习。
邬童,三好学生,成绩好,纪律好,卫生好,再加上恩,长得超级帅,所以人缘好。
这样两个看似没有交集的学生,在高一六班的大集体里,就这么奇迹般的发生了许多故事。“出了什么事,松哥帮你做主!”“松哥沉鱼落雁,竟然没有收到情书。”“哈哈哈谭耀耀,不要这样弄”“栗子,你还等不等回家啊”
六班的教室每天都充斥着班小松,自称松哥的各种吵吵闹闹声音,以及六班唯一一个体育班主任——陶西老师的喊叫“班小松!!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啊!!!”
班小松总是插着兜,样子可乖,“老师你别生气嘛”
班小松不爱学习。再加上他嬉皮笑脸的性格,他总是天不怕地不怕,觉得没有人能管他。
可惜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你以为的事情就是那么不尽人意,上天总会派出一个人来治你。
对于班小松来说这个人就是六班的班长,兼学校的校草,兼棒球队的队长—邬童。
这个人不知为什么,总喜欢管着自己。“班小松,你的作业又没完成啊”
“班小松,你不要总和女孩子搭话”
“班小松,现在是自习课,你作业写完了吗?”
好好好,你是班长你最大好吧。我都忍了,可是课下你还管我。“班小松,你想加入棒球队是吗,你排进前十名再说啊”
Excuse me??加入棒球队和文化课成绩有什么关系啊?邬童这货是不是看松哥长得帅,故意跟松哥我做对啊??想不到堂堂校草,内心竟然这么小气。
可对邬童来说,开学报到第一天,他就注意到班小松了。他觉得班小松大大的耳朵,白净的皮肤,看起来格外淘气。果不出他所料,班小松相当淘气。他当这个班长,十有八九,是为了管管班小松。又听说班小松喜欢棒球,邬童又跑去当了棒球队队长。班小松,看你怎么逃过我的手掌心!